摘要:




在崖西康复村,认识了张恩源,当时他正在给村里其他老人理发,手艺不错。
他不是崖西村民,来这里安装假肢。
他知道我们经常组织一些人到各康复村慰问,就提出邀请,希望我们能去他们村看看。他还告诉我,我们康复村的董院长可不简单了,你应该采访采访他。
拖了大半年,终于有一天,和三米公司的爱心团队商定,去老张所在的开平玲珑村。
32个人,包一辆大巴,买了礼物,带了乐器,还有热情。


从开平前往玲珑村并不顺利,最后3、4公里,路太窄,两边荆棘丛生,大巴司机不愿意前行,正在进退两难,遇到几个村民,答应帮我们在前面“披荆斩棘”,当然,是有偿的,给了200元。
听说我们受阻,玲珑医院的董院长立即开摩托赶来,他一停车,就忙着协助村民清理道路。
总算到了玲珑,老人们已经坐在院子里等收多时了,一阵热烈的锣鼓声想起,击镲的老人正是张恩源。

董院长叫董淑猛,扬州大学皮肤病防治专业毕业生,今年32岁,一张娃娃脸,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,戴眼镜,小眼睛,乃至后来回去整理照片,老是感到他闭眼睛了,删了几张后才发现,是他眼睛太小,产生了误判。
眼睛小,小董志向却不小,2004年初,他到江西一家医院实习,第一次走进麻风病康复村,接触到麻风病人。
“那种自卑、躲闪、绝望、渴盼的眼神,总在眼前晃动,怎么也忘不了。那一刻,我就有了当麻风病医生的念头。”
当年,他大学毕业,就南下广东。走进了开平玲珑医院,他是55年来这所医院的第一个专业医生,也是珠三角地区能够在康复村任职的少数几个大学本科生之一。

相比其他麻疯康复村,玲珑康复村的优越之处就是有两个常驻医生和勤杂人员,所以也被称为医院,这里有五十几位康复老人,最小60岁,最大90多岁,住在两排平房里。
下车那一刻,一个姑娘赶来热情迎接,陪着我们走进村,一路上,还端着相机不停拍照,以为是当地记者,一问,大吃一惊,原来,她是小董的妻子徐娜,一个温和而开朗的姑娘。
小徐比小董小几岁,2004年从江西医学院毕业,小董去江西实习时,两人相识,很快有了感情,当年7月,他们一起来到这座康复村。
2006年,两个年轻人在麻疯康复村里举行了婚礼,这可是从未有过的新鲜事,他们分明是让康复老人们见证这最神圣一刻,向他们表述一个长期服务的决心。老人们被感动了,爱心志愿者感动了,当地政府官员们也被感动了。

从那以后,他们把家安在了麻风康复村。
他们开始与老人们亲人般相处,去各家串门,陪他们打牌、下棋、拉家常,尝尝他们做的饭菜。随着时间推移,感情日渐加深。
老张还告诉我这样一件事,2007年办理第二代身份证,徐娜去镇上给一位阿婆开户籍证明,意外得知她有个儿子就在镇上,就联系到他,希望他能来康复村看望母亲。当孩子知道母亲还健在时,非常惊讶,因为多年前,父亲就告诉他母亲不在了。不久,母子相认,在场人无不动容。

为了更好和村民沟通,徐娜还用很短的时间学会了广东话,拉近了与老人们的关系,那天联欢时,我们都看得出来,村民很喜欢她,所到之处,随时有温情的目光,还不时有老婆婆拉着她的手聊天说话,在村民眼里,她不仅是医生,更是乖巧孝顺的女儿。
2004年中秋节,初来乍到的他们就破天荒举办了一次联欢活动,取名为“玲珑是我家”,这让寂寞了几十年的老人高兴极了,整个村子欢天喜地;2005中秋,他们再想了新花样,带领着老人们砍竹子、糊红纸,编灯笼,节日来临,大红灯笼挂满玲珑村,充满家的温馨;2006年春节,他们又从镇上买来鲜肉和面粉,包了很多饺子,让每个康复老人都尝到这份浓浓的心意。
此后,节日的热闹就成了惯例,每年中秋、春节,大家都要在快乐中忙活:做灯笼,挂彩旗,排节目,包饺子,徐娜唱流行歌曲,老人唱粤曲、哼开平老调……其乐融融也。

过去的麻疯村都建在偏僻的山里,生活条件有限。玲珑村也不例外,天旱时缺水,饮用水的池塘干涸,要从170多米深的地底抽水上来,收不到电视,上不了网,手机信号也不好;尤其是交通不方便,买米买菜,都要去20公里外的镇上。先走半小时山路,再坐一个多小时班车。
这些,对两个习惯城市生活的年轻人来说,肯定是个考验。
他们的小家安置在一套30年楼龄的老房子里,下雨时还会漏水;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把日子过好。
有了家,徐娜从镇上买回村里的第一台冰箱,第一件事就是做冰激凌,分送给老人们品尝,大家都是第一次吃,兴奋不已。
小董则买了辆摩托车,每周出山一次,买回食品,储存在冰箱里。
为了减少买菜的奔波,小两口还开辟了自家小菜园,开始自给自足。从来没有务过农,就虚心向村民请教,他们还在菜地旁围起一个小院,养了一群鸡。每天下班,都要照料一下“菜园”和“养鸡场”,过上了令人羡慕的田园生活。

临走时我还得知,不久前,小董把自己的父母都接来了,全家人一起在这个麻疯康复村里过日子。可惜,那天两个老人去了镇上,我们没见到。
那次,我们一行30多人,大家都被这对小夫妻感动,联欢会后,我们分散到老人房间里,聊天、拍纪念照、整理床铺,回深圳后,大家又在网上谈到玲珑康复村,谈到老人们破旧的床板和蚊帐,最后由三米先生牵头,再次发起募捐,筹到一万多元,计划为村里所有老人添置一张新床和蚊帐。




小董忙着为我们清理道路




小董的小侄子表演节目




村民热烈欢迎我们的到来




张恩源谈起小董两口子,很有感触




张恩源有一间理发室




我们画报社的员工小钟虽有残疾,却很阳光。合影时,徐娜帮她整理头发




一张大合影,可惜没有我




三米员工顶着村民送给她的香蕉和徐娜合影




分手前,小董、三米、村民合影留念


评论区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