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






80岁的罗新莲,是1953年患病的,那一年她22岁,已经结了婚,还生了一个孩子,孩子后来夭折。1957年来这里,被彻底隔离,不久她离了婚。
我们去看望她的时候,刚刚早上7点,她已经起来做早饭了,她说,吃了饭,还要上山种地。今天的饭菜很特别,有一盆炖鸡。她养了7只,平时根本舍不得宰杀,因为7月半,要祭祀先人,一天前,罗奶奶请人代劳,杀了一只。
饭做好了,罗奶奶开始吃饭,一只大公鸡开始在她面前躁动,不时跳起来,直接从碗里抢食,老人也不赶,只躲。

空荡荡的屋子一角有口棺材,她说,30岁就备好了,是哥哥出的钱,有两个哥哥,三个姐姐,几年前,都死了。棺材放了整整50年,前几年又特意用土漆刷了一次,用了1000元。
吃了饭,我们继续聊。罗奶奶说,前夫的弟媳妇每年都来看我,还有一个侄子也来过,上海还有一个侄子,也来过,他70多岁了,身体不好,要他的孩子陪着才能出门。
我们提出,帮忙打个电话给她上海的侄子。罗奶奶很高兴,爬回里屋,翻出了电话号码。电话一拨就通,接听的正是她侄子。通话时,罗奶奶一直跪在地上,挺直了身子,脸上灿烂着,表情特别可爱。
她说,65岁之前还能走路,有一天上山背猪草,摔断了腿,慢慢两条腿都不行了,只能跪着用膝盖移动。
“医生说要少动,没办法,要生活呀。”
这些麻风病康复老人每个月有200元生活费,平时根本不敢买东西,要买柴,冬天很冷,要烧柴取暖,他们都舍不得买来取暖,一冬天要烧掉几百元呢。

罗奶奶要去种地了。锁好门,我们跟着她一同上山。
她两腿跪地,拄一只单拐,沿小田埂拖行,过了一座小木桥,再上山,终于爬到一块属于她的地,里面密集着金银花,这些年来,因为一直舍不得这些金银花,罗奶奶顽强坚持着劳动,
这样可以增加一点收入。
这些老人舍不得花钱,最大的顾虑就是医疗费,表面上可以报销,但是必须到县城的皮防站。可是他们连爬到公路上的能力都没有,只好就近求医,只好听任摆布。
地里放着一把锄头,是头天留在那的。她开始除草,然后埋起来。干了一会儿,我们劝她休息。
她盘坐地上,又开始给我们唱歌,浏阳河,南泥湾……都是老歌,有一次,两首歌唱混了,串成了一首,中间“衔接”得严丝合缝,几乎听不出来。
罗奶奶最后唱了一首民间小调,很好听,但歌词听不清楚,好像有“王大娘破四关,打烂罐子怎么办……”这样的句子。应该是60年前的歌。
此刻,阳光被云层反复遮挡,天空时明时暗着,就像罗奶奶起伏的歌声,歌声一停,她又笑起来,绽放在脸上,如阳光一样灿烂……

后来,我们再去,听到大学生们都叫她叫“罗姑娘”。大家都说,她的心态特别年轻。
学生们还偷偷告诉我们,“罗姑娘”最八卦,经常要打听学生们的秘密,然后,乱点鸳鸯谱,宣布哪个男生应该跟哪个女生配成一对。好笑的是,不久,她又忘掉自己说过的话,重新“组合”鸳鸯谱。搞得学生们哭笑不得。

她真是一个阳光的“罗姑娘”呀。




文坚给罗姑娘梳头



晓玲为罗姑娘带上护膝



开始吃饭,鸡也来凑热闹



罗姑娘跪着上山



跪着锄地,就为了增加一点收入



罗姑娘一脸灿烂



穿上了晓玲带来的新棉衣,罗姑娘特别开心




评论区
最新评论